世界第一青江吹

一晌贪欢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我就是要上青江,对我不仅要亲他还要上他。

【日常一】【青江婶】我所对不起的和我所爱着的

明家祖宅。




容貌妍丽的少年似乎还维持着生前虚弱却不可一世的骄傲姿态。


我来晚了。

民国打扮的少女无力的松开手中的刀剑,靠着墙壁,不顾腹部仍然鲜血直流的伤口,任由自己滑落下去。


怎么办?这明明不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


即使独自面对一切苦楚与恶意也保持着良好仪态的少女此时却忍不住痛哭出声。


我对不起他。

我爱他。


我错了,你回来好吗?

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呀。


你死了,我也得跟你一起死才行。


众所周知,在[那件事]里,审神世族明家,除了族长长女与尚且年幼的次子,无一幸免,全部身陨。



“哎呀哎呀,把自己弄得这么糟糕,我会忍不住好好疼爱你的呢。”

在明宣因失血过多而恍惚之际,似乎听到了自己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人的声音。


多好啊,能在死前再听一听他的声音,就是可惜没能再见上他一面。


少女笨重的眼镜,早在之前的激战中丢失。


因极度悲伤而抽疼的心脏终于是带上了一丝温暖,但眼泪仍止不住,只是随着主人渐渐的昏迷而干涸。


温暖的灵力包裹住少女的身体,进行着虽然缓慢却能维持住生命的治疗。


笑面青江俯身将少女从冰冷的地面之上抱起,动作温柔的替她掸了掸沾满血污的衣服上,早已抹不去的尘埃。


这可真是危险呢,将我心爱的主人伤至如此。

笑面青江被隐藏的红色异瞳闪烁着不祥的光芒。


准备好承受神明的怒火了吗?


笑面青江抱着明宣的手臂渐渐收紧,像是在害怕她的离去。


就差一点点,要是我再晚来一点点,她就要离开我了。


“嗯。。。”明宣发出痛苦的闷哼,原来是笑面青江力气太大。


他连忙换了个不会压迫到少女伤口的姿势,懊恼的自我责备着。


还是先带她离开这里吧。


考虑到这里的结界因为自己的突破而变得脆弱不堪,笑面青江抬脚欲走,却在离去前回头看了一眼。


那是明宣的弟弟--明德的尸体。


刀剑所化的付丧神露出一个略带黑暗的微笑,将平日在少女面前小心翼翼收敛好的暴虐一面,展露出来。


就是你将她变成这样的吧?就算你是她心爱的弟弟,那也只能对不起了呢。


要怪就怪当年那位大人治好了你吧。


他熟练的从少女衣服上的暗袋里掏出一小瓶被包裹好的浊黄色液体,然后狠狠地向内堂扔去。


爆炸的声音传来,而以胁差的机动,早就逃到了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





明亮的和室内,面容沉静的少女幽幽转醒。


“怎么样了?感觉还好吧?”笑面青江看到明宣醒了过来,随即关切的询问者。


明宣像是听不到般,怔怔地盯着天花板。


笑面青江皱了皱眉,摘了手套打算测试一下少女是不是因为睡太久睡傻了。


他的手触碰到了明宣的脸颊,动作轻柔的蹭了蹭。


可这却像是惊醒了她一般。


明宣坐起身子抓住了笑面青江的手,目露祈求的问着。“明德呢?我弟弟的尸体呢?!”


笑面青江还正因为向来自律的少女主动的碰触而高兴,却听到了令他不愉的话语。


他轻轻的抱住明宣,带着歉意,“对不起呢,因为你昏迷后敌人闯了进来。。。。现在,小少爷的尸体大概已经被毁掉了。”


少女怔愣了一会儿,不可置信的捂住脸,“怎么会这样。。。”


“果然当初我应该阻止那位大人的救助的。”她喃喃道。


我的悲伤无法抑制,并且在心中逆流成海。


“青江,我们去溯行军吧。”


付丧神深深地拥抱着他的主人,像是在抑制着某种冲动,最终化成叹息。


“谨遵主命。”



==================================

小剧场:

明德:mmp


==================================

全篇都是废话系列,另外,文中【那位大人】是跟我一起联主线的凌姬太太!

太太她超可爱!太太她有那----------么棒!!!

 @凌姬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