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青江吹

一晌贪欢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我就是要上青江,对我不仅要亲他还要上他。

【日常二】【青江婶】他眼中的你

  在笑面青江的眼里,明宣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如果这个问题放在几年前,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的话,笑面青江会这么回答。

  “你那个时候可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小孩子。”

  被明宣这么问到的时候,他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诚实的说出了一样的答案。

  “诶。。。。我很令人厌恶的吗?那个时候。”明宣像是不信,伸出手去抓住笑面青江的袖子。而原本正经危坐的两人间的距离也因此缩小。

  笑面青江自诩是把能掌握住时机的好刀,这次也不例外。他双手一捞,将重心不稳的少女搂进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理着她的黑发。

  他叹了口气,“虽然很不想承认那时我的所做所想,但不可否认,我当时的确蛮讨厌你的。”

  他俯首将自己埋进明宣的肩窝里,回想着从前。

  



  那个孩子怎么回事?

  笑面青江皱着眉头,看向不远处那个不停挥舞着剑的幼小身影。好好练个剑,为什么她会有怨气?他盯着那个孩子周身缠绕的黑气。

  [不洁之物]会在人心里充满着愤怒与绝望时趁机而入,让被附身之人更加愤怒更加绝望,从而达到靠这些负面情绪来壮大自身的效果。

  笑面青江自认自己是把善心的刀,更别说早年还斩杀过幽灵,也能算上是把神刀。

  正欲离开的动作突然顿住,他的心里冒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要不为她除一次灵,卖【家主大人】一个人情,让【家主大人】将她给我吧?

  不是说明家长女被人人蔑视的嘛,既然这样,给我也是可以的吧?

  曾经的御神刀在经历人世浩劫后,也并未能幸免。

  “~”他想到从此以后至少不会那么无聊,高兴的甚至哼起歌,迈向孩子的动作也加快起来。只是他没想到那个孩子会那么激动。

  “滚开!”明宣在察觉到有人靠近后,反手一劈。

  尚且年幼的孩子攻击力能有多大?笑面青江轻松就避开她的挥击。

  借她的攻击所致,一直背对着他的孩子也将自己的真容展现出来。稚嫩的面孔上,是不合年纪的愤慨与绝望。

  为什么我生来就是为别人而存在的?

  为什么我不能强大?不能成长?

  为什么我的一切都是别人的?

  出乎意料的,笑面青江竟然能读懂她的情绪。他抽出刀剑。

  笑面青江冷着脸离开,不顾身后倒在地上的人。真是个懦弱的人。他这么想着。

  他跟她是不一样的。对,不一样。


  “那现在呢?还讨厌吗?”明宣并没有问为什么讨厌她,只是她惯常平稳的手稍稍有点颤抖。和室内,幽幽的灯火忽明忽暗。

  她在害怕。这一认知让笑面青江不高兴起来。这么多年,那个懦弱的孩子消失了,他也喜欢上她了,但她还是没变。

  想到战场上杀人如麻的明宣,他突然觉得,她杀人,不过是为了宣泄自己的情绪。不管是悲伤的、愤怒的、还是麻木的。

  他抓住明宣的手轻轻揉捏,刻意压低的声音简直让人腿软,“不怕不怕呀,我现在不讨厌你,还很喜欢你哦。”

  “啾~”他轻吻。

  明宣脸颊爆红,“你。。你在干什么啊?!”说着,起身就想走开。他是在欺骗我吗?被阴暗遮盖住的脸上又浮现出偏激的自欺欺人。

  然而笑面青江抓住她的手一扯,已经站起来的少女就又被扯回到了榻榻米上。少女的那点心思笑面青江怎么猜不到。

  你怎么就是喜欢瞎想呢?我明明爱着你的。

  你在不安吗?那让我来抚慰你吧。

  少女的惊呼被隐藏在美好的景色里,只待夏夜漫长。


===================================

感觉我无论写什么都像是在绿河在我脑子里喂我吃药【绝望的眼神】

写的时候老大和清川在群里开车,简直了哈哈哈哈

女神GJ√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写作业。。。。
大半夜瞎几把乱涂了一张

为防左上小字有人看(会)不(喷)清,这里重新写一下:

好茶☕之我的斯康你吃不吃


【其实是在逃避现实】
【而且画个草稿就不想画了】
【动作有借鉴】

【红色/all耀】水中高地(一)

*私心all耀,主红色
*少主树精,露西亚许愿天使
*架空魔法paro
*贴吧审核好慢啊






01.

     “你好。。。。请问,你是人类吗?”小小的孩子用着柔软的声音询问。




02.

      又是一天明媚的早晨,王耀双手枕在脑后懒洋洋的靠在树干上晒着太阳。

      灿金色的阳光洒落在他白底绿绣的长衫上,为他染上属于人类的温暖色彩。白皙的脸庞带着温柔的笑意,半长的黑发被随意的扎在一起垂至胸前,嘴里哼着不知名的乐曲,大概是什么很古老的歌吧。

      伊万这样想着。

       “嗯?”原本正打着盹儿的王耀注意到了来人,“是个小孩子吗?”他纵身一跃,从高高的树上。

        “啊!”被他动作惊吓到的伊万惊呼了一声,甚至是不顾自己的身型幼小,跑上前去张开双臂,准备接住王耀。

        但以王耀的身手怎么可能摔到呢?

        王耀轻巧的跳到了树下,弯下身子摸着伊万的头安慰他。

        奶白色短发的孩子正嘟着嘴不高兴呢。

        “嘿,你是在担心我吗?谢谢啦。”王耀笑着,纯黑色泛着金光的眼眸承载着愉悦。多可爱的孩子啊,让我想到了我的弟弟妹妹们呢。

        伊万紫罗兰的眸子带着不确定,他紧张的问,带着一点迫不及待,“那我能够帮助到你什么吗?”

        “诶!你不是人类嘛!”王耀惊讶的大喊。

        “是的。那你呢?我还不够强大,看不出你的原型。“伊万撇撇嘴,低下头看着自己无力的双手,在王耀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个带着黑暗意味的微笑。

        等着吧,我会回来的。

        王耀一点也没注意到他的不对劲,亲昵的把伊万抱起来,指着那棵被他当做床铺的巨大银杏说道:“我是棵银杏树。”








========

首发贴吧

恭喜完成【作业好多不想写啊算了开坑玩好了】成就之三√

【日常一】【青江婶】我所对不起的和我所爱着的

明家祖宅。




容貌妍丽的少年似乎还维持着生前虚弱却不可一世的骄傲姿态。


我来晚了。

民国打扮的少女无力的松开手中的刀剑,靠着墙壁,不顾腹部仍然鲜血直流的伤口,任由自己滑落下去。


怎么办?这明明不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错。


即使独自面对一切苦楚与恶意也保持着良好仪态的少女此时却忍不住痛哭出声。


我对不起他。

我爱他。


我错了,你回来好吗?

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呀。


你死了,我也得跟你一起死才行。


众所周知,在[那件事]里,审神世族明家,除了族长长女与尚且年幼的次子,无一幸免,全部身陨。



“哎呀哎呀,把自己弄得这么糟糕,我会忍不住好好疼爱你的呢。”

在明宣因失血过多而恍惚之际,似乎听到了自己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人的声音。


多好啊,能在死前再听一听他的声音,就是可惜没能再见上他一面。


少女笨重的眼镜,早在之前的激战中丢失。


因极度悲伤而抽疼的心脏终于是带上了一丝温暖,但眼泪仍止不住,只是随着主人渐渐的昏迷而干涸。


温暖的灵力包裹住少女的身体,进行着虽然缓慢却能维持住生命的治疗。


笑面青江俯身将少女从冰冷的地面之上抱起,动作温柔的替她掸了掸沾满血污的衣服上,早已抹不去的尘埃。


这可真是危险呢,将我心爱的主人伤至如此。

笑面青江被隐藏的红色异瞳闪烁着不祥的光芒。


准备好承受神明的怒火了吗?


笑面青江抱着明宣的手臂渐渐收紧,像是在害怕她的离去。


就差一点点,要是我再晚来一点点,她就要离开我了。


“嗯。。。”明宣发出痛苦的闷哼,原来是笑面青江力气太大。


他连忙换了个不会压迫到少女伤口的姿势,懊恼的自我责备着。


还是先带她离开这里吧。


考虑到这里的结界因为自己的突破而变得脆弱不堪,笑面青江抬脚欲走,却在离去前回头看了一眼。


那是明宣的弟弟--明德的尸体。


刀剑所化的付丧神露出一个略带黑暗的微笑,将平日在少女面前小心翼翼收敛好的暴虐一面,展露出来。


就是你将她变成这样的吧?就算你是她心爱的弟弟,那也只能对不起了呢。


要怪就怪当年那位大人治好了你吧。


他熟练的从少女衣服上的暗袋里掏出一小瓶被包裹好的浊黄色液体,然后狠狠地向内堂扔去。


爆炸的声音传来,而以胁差的机动,早就逃到了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





明亮的和室内,面容沉静的少女幽幽转醒。


“怎么样了?感觉还好吧?”笑面青江看到明宣醒了过来,随即关切的询问者。


明宣像是听不到般,怔怔地盯着天花板。


笑面青江皱了皱眉,摘了手套打算测试一下少女是不是因为睡太久睡傻了。


他的手触碰到了明宣的脸颊,动作轻柔的蹭了蹭。


可这却像是惊醒了她一般。


明宣坐起身子抓住了笑面青江的手,目露祈求的问着。“明德呢?我弟弟的尸体呢?!”


笑面青江还正因为向来自律的少女主动的碰触而高兴,却听到了令他不愉的话语。


他轻轻的抱住明宣,带着歉意,“对不起呢,因为你昏迷后敌人闯了进来。。。。现在,小少爷的尸体大概已经被毁掉了。”


少女怔愣了一会儿,不可置信的捂住脸,“怎么会这样。。。”


“果然当初我应该阻止那位大人的救助的。”她喃喃道。


我的悲伤无法抑制,并且在心中逆流成海。


“青江,我们去溯行军吧。”


付丧神深深地拥抱着他的主人,像是在抑制着某种冲动,最终化成叹息。


“谨遵主命。”



==================================

小剧场:

明德:mmp


==================================

全篇都是废话系列,另外,文中【那位大人】是跟我一起联主线的凌姬太太!

太太她超可爱!太太她有那----------么棒!!!

 @凌姬 



【王叶/all叶】魔法师先生恋爱了(一)

*ooc如山
*文笔渣求谅解
*魔法大陆paro
*魔法师王x穿越叶
*私心all叶
*没问题请继续√







====================================





01.

     天上掉下来了一个奇怪的人。






02.
    
     对,掉下来的。

    “咻___”的那种。






03.

      并且这个人非常幸运的没有直接落到地上,而是微草森林里那位大魔法师专属的药园。






04.

     王杰希神色复杂的看着那个刚刚才从自由落体运动中逃离出来,还尚且昏迷不醒的人。


     这个人毁掉了我辛辛苦苦培养了三年的芙蓉王草,我该怎么办?





05.

     王杰希并不认识那个人,但他就是给了王杰希一种陌生的熟悉感。


     不管是他过于苍白而略显疲劳的脸颊,软软的黑发,还是那双漂亮修长的手---王杰希最喜欢的地方。


     都让王杰希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他。


     所以厌生的魔法师先生不仅没有计较稀有品种的死亡,还替天降之客处理好了伤口。
    


     更匪夷所思的是,他亲自将那人抱到了自己的房间。


     接着就一动不动的盯着尚未醒来的人观(偷)察(窥)。







06.

     如果以前真的遇见过的话,那我一定很讨厌他。


     魔法师听着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脏跳动声,看了看水镜中那张通红的脸。


      我现在在发怒吗?


      对此一无所知的王杰希回忆了一下之前偶然见过一面的一位剑士被他的守护法师激怒时的样子。


      我果然很讨厌他,不然为什么我现在的样子与那位话唠剑士一模一样呢?

     

    然而凡事都要求弄个明白的大魔法师第一次退却了。


      因为他不能明白既然自己在生气却一点攻击对方的欲望都没有是为什么。


       一定是因为那时我和他关系一点儿都不好,所以我都不愿意对他生气了。


       他安慰自己说。


       然后伸出手快速地摸了一下那位天降之客造型优美的双手。







07.

      不然怎么说是魔法师呢。









-TB可能没有二C-

====================================

突如其来(有病)的脑洞。

短小精悍(并没有)。

主要是大半夜写作业写到发疯的产物。

虎头蛇尾系列√

上地理课时突然兴起,给自家闺女沂河画了个大头。

结果回来一翻画本才发现早就画过人设了●_●

结果前后一对比就发现俩人设差距好大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没人在意/doge

来个正经的情报

审神者姓名:千代沂河(颐和)

外在表现:未死时是个外在温柔内在偏激且被害妄想十分严重的知性大姐姐,死后换了个身体(政府特供),变成了外在傻白甜内在也十分傻白甜的可(智)爱(障)小萝莉。

性格:是个精分。人前温柔,人后中二。
            
ps.但是死后,她变成了自己幻想中的模样。

喜好:很喜欢红色或黑色的衣饰,所以在得到本丸之母的认可后,就每天都穿着红色的改良小振袖(麻麻做的)(配上一双木屐)。

            喜欢吃各种肉类和部分蔬菜(特别是青椒),最讨厌香菜和鱼腥草。

            不过要说她(死亡后)最喜欢的东西的话,肯定就非被被亲手做的那个流苏绢花头饰莫属啦。

经历:在某一天与人争吵过后,被杀死。死后怨念特殊化转为灵力,被时之政府发现,挖掘去当审神者。

死后自动忘记所有关于杀死自己的那个人的一切,但似乎原本的性格也与记忆一同消失不见(但本人并未察觉)

情报完毕,以后接着补充/doge

国服掉率真心友好,像我这种非洲婶居然能煅出茶丸٩(๑òωó๑)۶





但我的欧气好像被吸光了

从此掉入130地狱●_●

喜欢的太太画了一幅藏策图
吃到冷cp的小生开心到原地爆炸!!!✿✿ヽ(゚▽゚)ノ✿





结果错把叽太认成二少(´இ皿இ`) 【还被太太发现了!】